中国足球抽出过历史抽不出未来

北京时间昨天深夜,利比里亚球星维阿抽出了写有中国队字样的那张卡片。伴随着无数人的叹息,中国队也抽到了堪称历史上最差的“下下签”,在世界杯亚洲预选赛20强战中,与澳大利亚队、伊拉克队和卡塔尔队分在了A组,这组也随之被命名为本次20强战中的“死亡之组”。

对抽签素来十分重视的足协,显然对这一结果备感失望。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中国队不会害怕任何对手,我们会全力准备。”说完就匆匆挂断了电话。而通过对几位曾亲历抽签仪式的足坛名宿的采访不难发现,抽签也可以算是中国足球史上很有纪念意义的一页。

“都说吉隆坡是中国足球的伤心地,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反正总有点不祥的预感,就算当时没反应过来,后来再一想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”范志毅在回想去年年底亚洲杯抽签仪式时还有不少感慨。

那是距离昨天世界杯预选赛抽签仪式最近的一次抽签,当时范志毅在苏州特普斯俱乐部当技术总监,因为曾经当选过“亚洲足球先生”,范志毅被亚足联邀请前去参加在吉隆坡的抽签仪式。

“抽签前很紧张,想笑但是又觉得自己笑得不自然,后来我看照片,肌肉都是僵的,表情太难看了。”范志毅说,“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咱们还是上届亚洲杯亚军,但因为那时候咱们国际排名低,被降到第三档次了。那次正好是轮到我抽第三档次队伍的签,所以我当时就是要亲手把中国队抽出来。”

“我就在维拉潘身边抽,抽出来就给他。我先抽出来的是伊拉克,第三个是中国队,和马来西亚一组,那时我就放心多了。”范志毅回忆说,“要是第四个才抽出中国队,那就要在小组里碰沙特和另一个种子队。”

“抽完签我觉得非常愉快,大家都说是上上签,我也觉得只要中国队准备好了肯定可以出线。”范志毅说,“那时候很多朋友都祝贺我,比如韩国的金铸成,他当时的身份是韩国足协国际开发部负责人,还有退役后进入娱乐圈的日本球员中田英寿,我觉得当时很有满足感。我们在球场上是必须分出胜负的对手,在场下还都可以聊聊天。”

“回国的时候也有点凯旋的味道,好像是在吉隆坡打了大胜仗。所有人都说是上上签嘛。”范志毅说,“没想到后来却是那样一个结果。”

国家队在亚洲杯决赛阶段小组便遭淘汰,标志着国足外战成绩滑落谷底。实际上在此前预赛阶段最后一场打平伊拉克失去小组第一之后,朱广沪率领的国足便遭到了强烈的质疑。

“我记得很清楚,预赛阶段要抽签时,朱指导去考察海外球员,所以是我去吉隆坡抽签,当时是张吉龙副主席先去那里开会,我连去带回一共就只有两天时间,很紧张。”当时国家队守门员教练徐弢回忆说,“张吉龙并不主持抽签仪式,但之前开会他会提出了一些具体意见,所以我们也有感觉,分组情况不会太差。”

话虽如此,但徐弢也明白抽签只能按程序进行:“我当时就想,中国队只要不和澳大利亚队同组就能接受,别的都无所谓。”

“过程方面还是有惊无险,当时我们还是种子队,D组已经有了澳大利亚、科威特和黎巴嫩,抽签时我们在台下,看大屏幕还不是很清楚,就看见是红色的国旗,我的心当时都快不跳了。”徐弢说,“还好是虚惊一场!那个被抽出来的是巴林,他们国旗的颜色也是红的。”

“现场的气氛很紧张,看上去大家都不说话,但我能猜到每个人是高兴还是沮丧。”徐弢说,“有时候甚至比在场上比赛还要紧张。”

抽签结束之后还有记者问徐弢,中国队避开了澳大利亚、阿联酋,是不是感到很幸运,“我当时跟他说,他们没跟中国队分在一起也该感到幸运。”徐弢说。

“我也不觉得这是上上签,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结果,以中国足球的实力,亚洲杯还是可以打的,上一届我们还是亚军啊。”徐弢说,“结果出来以后大家都很高兴,但也没有举行什么庆祝仪式。”

“满怀希望抽签去,高高兴兴回家来。”2003年国家队助理教练李树斌用这样14个字来形容那一年的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抽签。李树斌说,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好签,“这个组有中国香港、马来西亚,唯一对咱们有点威胁的是科威特,咱们应该轻轻松松进第二阶段的。”

“我记得当时咱们去了好几个人,外事部、国管部都有人一起去法兰克福看抽签,足协副主席杨一民和张吉龙也去了。就是教练没去,那时候阿里汉带队在打东亚四强赛,没时间过去。”李树斌回忆说,“好像那时候阿里汉也不太在乎外围赛的抽签结果,但我们还是有想法的。”

“第二档次的西亚球队有几个不好对付的,朝鲜是在第三档,所以我们不愿意和西亚球队以及朝鲜分在同一组。”李树斌说,“让我们高兴的是抽签结果相当不错,我们在现场的人都在往回打电话通报这个喜讯。”

“那届抽签组织得相当隆重,有很多精彩的演出,还有很多国际知名人士捧场,比如球王贝利、南非大主教图图,我和他们照了很多相,自己也很满足。”李树斌说,“不过那时候感觉亚洲足球不是特别受人尊重,像抽签的时候,都是把亚洲队先抽出来。”事实上,那时澳大利亚队尚未被划到亚足联管辖范围,传统欧美列强正对之前举行的韩日世界杯颇有怨言,这才是中国队轻松抽到好签的主要原因。

至今还有很多球迷认为,中国足球的形象在冲进2002年世界杯时达到巅峰,从那之后就开始一年不如一年,随后的几年也正是中国足球大幅度滑坡的开始。这支好签也并没有能够改变甚至延缓中国足球的倒退。

“那届我们打了香港7∶0,但还是差科威特一个净胜球。”李树斌已经不愿回忆那段伤心往事,“光靠抽签不行。”

虽然已是北京奥组委体育部负责人,但张吉龙这两天还是把心思放在了足球上。“我就算不想关注也不可能啊,抽签之前就有好多人来问我。”张吉龙说,“都说我当初运气好,但什么事也不能神化啊,那次抽签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。”

“那时候确实需要公关。米卢明确表示过不愿意和伊朗、沙特分在一组。”张吉龙并不愿再说那段大家众口相传的故事,“当时国际足联要改抽签规则,我们亚足联很多人不同意,最后还是按照亚足联的规定来办。”

按照国际足联的态度,沙特和伊朗都是第一档次的队伍,中国则属第二档次,而张吉龙则带领亚足联代表据理力争,最终伊朗和沙特同组,中国队则如愿以偿。

“可以说中国队运气很好,但我认为这该算是足球外交的胜利,只有我们自己实力足够强大,说话才有分量,别人才会听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张吉龙说,“国际足联当时没想到亚足联会坚持己见。”

“不过从那时起,我们就老想着抽签,这样不好。”张吉龙说,“抽签只是一部分,关键是中国足球的实力够不够出线。上次中国队世界杯出线,很大一部分客观原因由于日韩都是东道主。”

“大家还是把抽签看得太重了,中国足球有什么样的水平,就能打出什么样的成绩。”张吉龙在谈到这届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抽签结果时说,“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考虑对手,而是提高自己的水平。”

“我们以前很多失败并不是输在抽签上,都是自己的准备工作没做好。”张吉龙说,“要是我们自己踢不好,跟谁一组都没用。所以中国足球还是要把提高自己的水平放在第一位。”

照片:11月25日,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抽签仪式,维阿将中国队抽到了A组。小艾摄

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